判决出来了!一起发生在射洪的命案丈夫拿刀砍

时间:2019-02-04 19:32来源:未知 作者:纽约飞车计划 点击:
曹莹不答应,阳平有些生气,声称以后不会再给她们母女一分钱。曹莹听后,彻底心凉了,想到雯雯上学、生活都要用钱,更想着要为女儿的将来打算,需要积累一些经济基础,于是下

  曹莹不答应,阳平有些生气,声称以后不会再给她们母女一分钱。曹莹听后,彻底心凉了,想到雯雯上学、生活都要用钱,更想着要为女儿的将来打算,需要积累一些经济基础,于是下定决心,购买了直播设备,把租住的房子好好收拾了一下,2016年4月初,她向小影推荐的美女直播网络平台申请开通聊天室,做了直播间的主人。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小影停止了直播,随口向她俩抱怨说,“还自称富二代呢,出手这么小气!”三人于是聊了起来,小影首先向她俩介绍了做网络直播的入门条件及一般收入。

  接着,小影为她支招,电脑要台式的,网速一定要保证,要不然直播界面容易卡,会影响直播效果,摄像头必须是选带美颜功能的。“形象好很重要,什么场合穿什么衣服,什么样风格的背景环境,就做什么样的打扮。”如果想吸引固定的粉丝,最有效的手段就是穿着暴露,时不时地给对方抛个媚眼,飞个吻什么的。如果有粉丝提出线下互动的要求,就答应他,万一运气好,碰上真土豪,你就发了。

  在进直播间前,曹莹自认为做足了功课。她预习观摩了大量女主播的视频,她觉得这些“美女”,其中的大多数也很一般,有一些女主播甚至俗气得很。自己出嫁前在遂宁老家也算是长相出众,还曾被人以“小鸟”相称。现在,自己虽然已生了两个孩子,身形也没有变,颜值也不减当年,甚至多了一些成熟的韵味。有了这些比较后,曹莹对自己做主播充满了期待,偶尔还幻想一下粉丝爆棚的景象。

  这要是在以前,小影的这些说法,曹莹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但眼下家里已经快没米下锅了,曹莹心想:自己只有奋力一搏,才有出路。第二天,她以高息向王芳借了一些钱,改善了装备,买了化妆品和暧昧性感的服饰,重新上阵。

  在曹莹的想象中,上直播视频的都是些高不可攀、才艺了得的俊男靓女,工作场所也一定非常高大上。可是,那天晚上,王芳却把她带到了一处非常普通的民宅内。两人一进入这所租房,就看到室内竟是乱糟糟的,一个女子正在电脑前袒胸露背,搔首弄姿。直播的女子一脸的浓妆,稍稍偏了偏头,嗲声嗲气向她们打了个招呼。王芳凑着曹莹的耳朵说:“她化名小影,卸妆后,长得可是不咋样。”

  果然,曹莹放开了尺度后,直播间的人气迅速开了挂。收到的打赏礼物直线上升。直播间里的观众,什么素质的都有,她学会了应对自如,到了2016年5月下旬,稳定的粉丝飙升到300多人。其中有3个人出手很大方,加上其他粉丝解囊,不久,她收到赠送的虚拟礼物,兑换成人民币到她手中,日均近500元。在她眼前,仿佛有一条金光大道铺展开来。

  6月27日晚,阳平怒气冲冲赶到出租屋时,正好看见妻子上身胸腹裸露,面对着屏,他健步上前一把抓住曹莹的头发,一边咒骂,一边连甩了她几个耳光。曹莹缓过神后,委屈地大哭一场:“我做这种事,还不是你逼的,商量好的费用,你说不给就不给了。”提出与阳平离婚。当晚,两人各不相让,赌气签了一份离婚协议。

  【原标题:快没米下锅了,四川女子决定试试“大尺度”直播,丈夫却将其砍死】

  这位邻居循声赶到时,只看见曹莹侧躺在2楼的楼梯拐角的平台上,阳平正按着曹莹,手里拿着刀,疯了一般对准曹莹的身体连连砍去,曹莹身上的鲜血已经流淌到平台上。

  恰在此时,阳妈和曹妈一起赶到射洪县,打算劝他们夫妻重归于好,希望两人打消离婚的念头。她们来到了曹莹住处,只见雯雯由一位阿姨陪着,雯雯打着手势说,“妈妈去成都玩了”。那位阿姨自我介绍说是住这个小区的邻居,孩子妈妈临出门前托她照看孩子几天。

  但是不曾想,半个月下来,点击她直播视频的观众少得可怜。她的直播既没有固定的粉丝群,也没有一个人肯与她互动,更没有得到打赏的礼物。因而,她一点钱都未挣到。

  缓过气后,阳平在妻子身旁呆坐了片刻,先打电话把杀死妻子的事告诉母亲和岳母,再打110报警,在现场等候民警将他抓获。

  曹莹百思不得其解,她让王芳约上小影来家里吃饭,向其讨教直播经验。小影看了看曹莹的穿着打扮,再看看她的设备和背景布,笑道:“大姐,你没搞错吧,这样就能做主播吗?肯定没戏了。”“我一时半会也不跟你讲太多了,以下这些问题你必须马上解决。”

  可是,不知何故,曹莹在网上做女主播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很快传到了阳家,言语非常难听。阳家父亲是个极好面子的人,他厉声斥责儿子,让儿子把儿媳和大孙女立即带回遂宁。

  阳平暴打曹莹的一幕,被正在与其互动的粉丝邹林看得线岁的邹林是外地来射洪县的建筑包工头,成为曹莹直播间的粉丝刚满一个月,赠送了不少虚拟礼物给她。第二天,他见曹莹又在直播间工作,于是询问究竟。曹莹说了自己与丈夫闹矛盾的前前后后,邹林故作气愤状,趁机要求与其线下活动,曹莹则提出到成都散散心,邹林欣然应允。

  2017年3月29日,四川省遂宁市中级法院对此案作出判决。鉴于此案系因家庭婚姻纠纷引发,阳平犯罪后自动投案,法院一审对其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宣判后,他以妻子有重大过错,自己处在气愤状态下犯罪为由,上诉至四川省高级法院,2017年11月8日,二审判决驳回其上诉。(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两周后的7月20日,阳平赶来与曹莹沟通后,两人表示和解,曹莹答应带着雯雯回遂宁生活,一家人重新开始。当晚,阳平提出房事要求,遭到了妻子的厉声拒绝。于是,他认定曹莹月初消失的这几天必有什么名堂,气得暴跳如雷,将妻子打伤。曹莹报警,射洪县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民警对阳平进行了批评教育,同时对双方进行了劝解。

  7月3日,两人见了面,邹林试探地提出了开房要求,曹莹想,反正都要离婚了,以后也不必有什么顾虑了,便答应了,便与邹林进入了某商务宾馆。他们在成都游玩了两天,7月5日,又在某酒店再次开房。

  上班一个多月后,曹莹就跟一起干活的同事王芳处得非常好。王芳比曹莹大3岁,曹莹觉得王芳很有见识,常同她聊天。聊天中,王芳觉得曹莹长相不错,便提议曹莹去做网络直播。她说,“聊聊天唱唱歌,轻松得很,挣钱又快又多”。曹莹不相信有这么轻松赚钱的工作,王芳就带她到自己的好闺密那里去“学习”。

  原标题:判决出来了!一起发生在射洪的命案,丈夫拿刀砍死妻子,事情是这样的···

  (消息源自检查日报)现实生活中,不少夫妻把优渥的物质条件作为幸福家庭的标配,而缺少共患难同担当的意识,造成很多家庭的不和谐,甚至是发生严重矛盾。一对80后夫妻,面对先天聋哑残疾的女儿,表现出不同的态度。妻子为了聋哑女儿的未来,为更好地照顾孩子的生活,走上了网络直播之路,却没想到最终酿成悲剧。

  2015年,雯雯到了该上小学的年龄,但因为孩子是聋哑儿童,无法进普通的义务教育小学读书。于是,在秋季入学前,曹莹四处奔波,终于落实了距遂宁市数十公里的射洪县的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她认为,做水电工的丈夫到哪里都能挣钱,就试着劝导丈夫到射洪县找工作,两人一起去陪孩子读书。阳平坚决不同意,而一直有些重男轻女观念的阳平父亲也不同意在雯雯身上做太多的投入。要强的曹莹决定一个人陪女儿读书。

  2016年7月23日15时30分左右,阳平再次来到曹莹的租住房,与曹莹商量搬家事宜,两个人又因琐事发生争吵。争吵过程中,阳平猛抽了妻子一耳光,恶狠狠地咒骂曹莹给阳家丢脸。并转身从厨房拿起红色刀柄的菜刀,曹莹见状赶紧逃出租住房,连喊“救命!”恐怖的尖叫声惊动了住在底层的一位邻居。

  7月6日晚上,两位母亲与曹莹见面后再三劝说曹莹不要离婚,曹莹答应考虑考虑。

  “住手!”这位邻居正欲上前阻止,阳平却举着菜刀吼道:“不要过来!否则,连你一起砍!”接着又对着痛苦抽搐的曹莹砍了几刀,直到曹莹不再动弹了,阳平才停手。把妻子砍死后,阳平怨恨地说:“你从来没有像网络直播时那样穿性感衣服给我看,为什么?!”接着,又用刀割了曹莹的衣服和胸罩。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进入纽约飞车计划详细评论页>>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